再思植堂

胡志偉牧師


  倘若香港要發展為千萬人口的超級城市,我們仍需要在本土繼續植堂;而植堂一向是佈道的最佳策略。植堂策略,不是只有一個模式;本港宜有不同類型的堂會成立,方能反映城市教會可承載多元文化、族裔、與社會不同階層人士等。北美教會提及植堂進路,有多達21款不同植堂模式。

  植堂進路,粗分為四大取向 : 植堂者取向、事工取向、受眾取向及母堂取向。植堂者取向是以植堂教牧、植堂核心同工、宣教士、組長、區牧或成熟信徒領袖等對於新植堂會的理念為核心價值。當植堂領袖認定某些受眾 (如中學生、基層居民、知識分子等) 為堂會吸納的對象,或某類型堂會模式 (如小組教會、目標導向教會、家庭為本教會等),新生堂會的發展,基本而言,按著植堂領袖的喜好與方向作決定。此進路的成敗在於植堂領袖的穩定性;而植堂教牧或信徒領袖的變動,導致堂會朝向健康或不健康的成長路。

  堂會以事工取向為其植堂進路,或沿用母堂模式,或採用新興堂會模式。北美有針對年輕一代而設的植堂模式,適切後現代文化,強調道成肉身式使命,被稱為「新潮流教會」(Emerging Church)。「家庭教會」(House Church) 也是近年流行的模式,因其本質簡約,容易再生,如雨後春筍般擴展,植堂的空間甚大。本港宗派以「家庭教會」為植堂進路的不多,倒是獨立堂會由一位或數位從家聚開始的,也有若干堂會是這般運作。

  還有的植堂進路,是以受眾取向為主導,如針對少數族裔、新來港人士、內地來港學人、小販、飲食業、性沉溺者、賭徒及其家人等。位於北角的「香港聖經教會」(1995年成立),發展至今,聚會人數超過400人,以普通話為主,吸引不少學人參加。「宣道會印尼信心堂」(2005年成立),對象以印尼華僑為主;「禧福協會」則開展無牆教會 (2006年),堂會以邊青、小販、飲食業及基層為服侍對象。筆者贊同按著受眾需要,訂出多元植堂模式,方能有效地讓不同人等進入教會。

  最後,母堂取向也是重要的取向,有些注重母子關係,有些則以殖民方式,還有是「基因移植」(Cloning),把母體的優良特質悉數轉移至新生子堂。近年來,北美新興有「一會多點」(multi-sites) 或「一會多眾」(multi-congregations) 的發展趨勢。「一會多點」堂會的好處是母子之間有同一異象與使命,能突破場地限制而增加人數容量。透過行政中央化,而事工分散化,資源更能有效地運用與分配,堂會能同時兼容大堂會質素及小堂會氣氛,且能打破地域限制,有效接觸福音對象。「牧鄰教會恩臨堂」與「敬拜會」均採用類似模式發展。「一會多點」堂會需要有優秀的領導與良好的團隊,才能發揮功效。

  本港植堂仍有發展的空間,但不能一窩蜂只朝人多社區植堂,我們需要針對富商、文化知識分子、演藝界、體育界及服務行業等,設立不同類型堂會。植堂的關鍵在於堂會是否健康成長?有否明確的佈道動力及堂會領袖是否同心支持植堂計劃 ? 當這三項答案是正面的,堂會就能透過適當的屬靈生養,以植堂來彰顯神的救贖作為。